完美黄金霹雳雷魂cpyx18.com
新闻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 > 正文

狂热的黑泽明

2017-07-25 来源: MMK1115
分享到:
T + -


很多人常爱问说:「你最爱看那一部电影?」或者是:「你最爱的电影导演是谁?」这实在是很难回答的问题。 第一个题目,我的回答通常是:《教父》一和二集。 第二个题目的答案是:黑泽明。 我没见过柯波拉,对他的景仰纯粹是《教父》的美学和剧情叙事功\力的叹服。 我见过黑泽明五次,最近的时候就等于是擦肩而过,好像看到巨人,好像看到山,目瞪口呆之余,只能懊恼为何每次都没有把握机会提问。 有一次,他在东京影展召开记者会,那时,他的《八月狂想曲》才刚在台北映演过,日本人受到原子弹攻击的恐怖阴影是《八》片的主题,我好想问他说:「日本人的际遇是悲惨的,可是他对于中日战争中受害的中国人有没有同样的同情心呢?」话到嘴边,我又吞了回去,日本人受害,当然值得同情,中国人受害应该也要以同理心来对待,他在《梦》中已经多次传达战争祸害的悲愤情绪,强要他反躬罪己,有点强人所难,虽然因此他会更伟大。 黑泽明对我的重要性,不在于他是鼎鼎大名的电影天皇,而是我曾经非常仔细读过他的自传,获益良多。 一九八五年开始当电影记者之前,纯粹只是跟着同学和朋友起哄看电影,对电影的知识全都是从报纸影剧版看来的浮光掠影,我没有上过一天电影课,更没读过一本英文电影理论书,一切都是从中译本中拼凑而来的常识,实在不懂得该怎么去解剖、分析一部电影。 懵懵懂懂地跑了三个月新闻后,遇上台湾影坛的日本通张雨田先生。他一眼就看出我的肤浅,顺手拿起书架上的黑泽明英文自传「Something Like An Autobiography」(日文原名「虾蟆的油」)送我。 那时,黑泽明《影武者》威震全球,坎城摘金时,全场起立欢呼,真的就像皇帝加冕一般,1985年时,他的史诗巨著「乱」早就是影坛最受人期待的大作,两位武士静静地坐立马背上,安静中似乎风云正要翻滚的海报早就让人心向往之了,「黑泽明哦!」拿起书,我好生兴奋,七0年代成长的台湾青年都曾听说黑泽明的大名,却看不到日本片(台日断交后,政府一度禁止日片进口,长达十多年)。我是在纽约求学时,根本不知Kurosawa何许人也,只因为瞎看电影,而且是拣便宜到艺术电影院瞎看电影,不料一下子就看到《用心棒》和《蜘蛛巢城》两部经典,电影散场时的那份激动,至今难忘。 拿到书以后连续十天,每天回家就一句一句细读着「虾蟆的油」,书名用的是日文典故,指的是把虾蟆关在玻璃箱内,虾蟆看到自己的奇丑倒影就会吓出一身油来,文人借着这种反省观照来惕励自己。 书中,黑泽明特别感念他那位热爱文艺,更爱看电影的哥哥,他们曾在关东大地震灾后,走进灾区去体会天地不仁的悲惨景况,他跟着哥哥一本一本读着旧俄文学,更因为哥哥在电影院替默片做解说员(即辩士),他也跟着把电影史上的知名电影都看遍了…… 一位大导演就是在这样看似囫囵吞枣的环境中,急速地吸收生命中的所有养分,不自觉地开花结果,当《罗生门》在威尼斯影展获得金狮奖,欧洲人大呼影坛大师诞生的那一刹那,他却静静地在多摩川畔钓鱼,浑然不知人生之路即将起了大变化。 「虾蟆的油」是值得一再重读的书,每回重看「虾蟆的油」,都有不同的焦点,不同的体会,印像最深的还是黑泽明少年时期跟着老哥拼命看电影的狠劲,在那个物质短缺的年代里,电影补充了一个年轻孩子的生命养份,如今呢,台北不时就有电影节,dvd到处都买得到,片源不虞箦乏,差的只是对电影的狂热。 年轻朋友,有几人好好读过「虾蟆的油」?有没有愿意像黑泽明那样以k电影为乐呢? 「来吧!」看完「虾蟆的油」的那一天,我清楚记得自己挽起袖子,买了录影机和影碟机,开始贪婪地看片,日以继夜的看片,就此成为一位青年记者最重要的生命功课。

本文来源:MMK 责任编辑:MMK1115
分享到:

常书欣 从坏人变成名人其实很尴尬

热点新闻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